這個禮拜的淚水好像特別多。。。

這個禮拜的淚水好像特別多,老天沒下雨倒是我先涕泗橫流不能自己。當然今天下雨了,哦,是今天淩晨開始下的,好像也是我哭得最酣暢淋漓的時候開始下的。聽著雨聲,我似乎心裏 的悲痛相反減輕,好像遇到一個同病相憐的人然後抱在一起一起放聲大哭一樣,那麼酣暢淋漓,那麼無拘無束。
慢慢說罷——
上個日燿日(好像不算這個禮拜?但因為周日是要上班的),《Clannad~after story~》16話裏,古河(岡崎)渚終因難產,在生下一名女嬰後死亡。……感覺不能以這麼嚴肅的文字寫,因為寫著寫著好像淚水又要流出來一樣。其實說 心裏話,我倒並不是很喜歡渚,在原來玩這個遊戲的時候我多數會選擇智代和杏——但好像因為第一季的《Clannad》,渚的那份天然萌的微笑讓我覺得: 啊,為了這一個微笑我等待了一輩子那麼久啊。就是這個了啊,嗯,好吧。諸如這樣的想法。隨著第一季的劇情發展直到最終話那間閒置的音樂教室,黑板上角落上 淡然寫著的:值日「岡崎朋也」「古河渚」這樣的文字——啊,真的,覺得所謂愛情不過就是這樣了吧。然後聽著《團子大家族》的歌曲唱起,其實這首歌我還是喜歡原來Lia唱得《小小的手》,但那個時候怎能想到一年後又是這樣的秋天和冬天,這個曲子竟然能帶給我撕心裂肺一般的痛苦。
话说回来——其实「白い闇」这一话有半数以上的时间都还是很平淡的,虽然大雪,渚的阵痛,但是好歹助产士和早苗阿姨和阿秋叔叔都在。我想著標題,看著那長達數小時的分娩,心和朋也一樣開始愈來愈沉,同樣那份不祥的預感也愈來愈強烈!
終於——其實我沒有期盼,但是真的那一刻我覺得就是在期盼。健康的女嬰產出的同時,堅強的渚卻身子就那樣軟下去了。當時,現在依然覺得京都動畫真是太可惡 了,真的是殘忍到讓人厭惡。(啊,淚水竟然又流出來,停一下再寫)如果就在那一瞬間死了,我倒覺得不會那麼撕心裂肺,但就是不隨人願。渚還是用那嬌柔萌死 人的聲音氣若遊絲的說著:我好累啊,想休息一下之類的話。(我的空間上有我聽寫完整日文對白)朋也竟然也可惡的用含滿淚水和鼻涕(當時我就是這樣, 後來的部分竟然發現自己嘴巴裏鼻涕比淚水還多)說:說好了我們全家三人,你我和汐,一起去海邊的。我們約定好的。(啊,我竟然有哽住了。今天發現寫字竟然 這樣艱難)呼喚……呼喚……渚就在朋也蒼白的呼喚,以及蒼白的畫面中安靜得閉上了眼睛。本來這個時候畫面蒼白的讓我忘記了悲傷,眼淚也就停歇了一陣。啊, 可惡的京都動畫staff啊。伴隨著渚的離開,朋也的呼喚,兩個人的回憶就像電影的蒙太奇一般快速的閃回,快樂,除了快樂還是快樂。溫柔,除了溫柔還是溫 柔。我們原本都是孱弱的人啊,只因在櫻花飄散的阪道上的相遇,我們變得不再孱弱,我們終於發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但為什麼你走得那麼快,那麼急,讓在 櫻花的阪道上追趕得我都追不上了。畫面的最後是最熟悉的那間音樂教室裏黑板上寫著的:值日「岡崎朋也」「古河渚」。
啊……以前寫小說寫到“淚若泉湧”這樣的文字總覺得是文學的誇張,但今天的我好像就這樣子了。淚水就像一捧清水潑在我臉上一樣,好像除了額頭其他地方全都是了吧……嗯,現在再讓我哭一會兒吧(鼻涕又流出來)。
從這個禮拜的禮拜一晚上開始在PSP上看一篇長篇小說叫做《我的完美女友何雨晴》,其實過年那段時間已經開始看了。但因為前面有很多章都寫得很都市,很小 資——我向來不喜歡這樣的東西,而且還是網路文學的那種腔調。這個禮拜開始看到了重點處——說是重點處,其實就是男女主人公正式相愛的地方。以前目前總是 說我寫文章囉嗦,但今天覺得作者好像比我還囉嗦,我總是像一台掃描一樣快速的掃過文字,想找到那些真正讓我喜歡的文字。可等我真正找到的時候已經發現淚水 就像一眼小小的細細的泉水在“潤物細無聲”的情況下攀滿了半個臉頰。(我好像真的感受到了淚腺在什麼位置)其實在讀的過程中,一半清醒的大腦(另外一半被 悲傷迷糊的已經失去理智)覺得這個故事後半段的地方很像《一公升的眼淚》,連得的病都那麼一樣。但因為是小說我也沒辦法去真實地看到作者所說的“難以用語 言形容的美麗”到底是什麼,但是我還想像著,就這那些溫柔的語言和可人的姿態,想像著這樣一個完美女友。
從“雨晴差點遇害”到“雨晴變心(偽)出走”再到“樂揚的瘋狂”直到最後“雨晴一病不起”。淚水啊(也就是昨天晚上和今天淩晨的事情),我自己哭到最後都 覺得自己好笑,長這麼大好像還沒怎麼哭過呢,這一次算不算是“久旱逢甘雨”?眼淚和鼻涕的流淌速度一樣,眼淚和鼻涕的濃度一樣了,我最後這麼感覺到。雖然 是一個很俗氣的結尾:雨晴最後還是沒有陪伴樂揚走完後面的人生,但即便如此那場與時間賽跑的婚禮,卻讓我想起去年秋番富士電視臺開局50周年的電視劇《風 之花園》,白鳥貞美在身患絕症的最後參加大家精心演出的女兒的婚禮上那忍不住的淚水流出的一幕。我覺得雖然痛苦,但是很幸福了。似乎太易得到的東西並非就 是美的,就好像流星一般瞬間而逝,卻那麼光華奪目,璀璨異常。
啊,阿晴啊,你那麼溫柔和善良,可你為什麼有那麼殘忍的讓我哭到鼻涕都流出來了,而且流了一喉嚨差點把自己憋死。
第三彈啊,最近為了開始寫《風~E》的新篇章,開始重新翻看原來寫過的原稿。白天看自己的原稿,晚上看《完美女友》,忽然間我好像發現了什麼。。。我幹什 麼沒頭沒腦的讓宇恒就那樣的遇到了柳如嫣,為什麼後來又讓如嫣死掉呢?還有後來為什麼又不斷的讓夏文妍哭來哭去。哦,原來是這樣啊——我這樣想。沿著第 一,二,三,直到這個第四稿,好像沒有變的,只是在減淡的是柏宇恒還是那麼喜歡王淩慧,夏文妍依然是那麼樣的處在配角的地位上。直到我決定讓心中關於王淩 慧的感情消散的時候,第一想到的不是去愛夏文妍,而是找了一個替代“救生圈”柳如嫣,想來我是多麼的卑鄙啊。然後又因為想愛上夏文妍了,便又找了一個很殘忍的方式讓柳如嫣死去。直到寂寞得再不能自拔的時候卻又讓柳如嫣復活以撫慰宇恒、或者是我自己的心靈。
我終於理解了當時在稿紙上寫下:文妍情何以堪!的寶青老師是何等的心情,以及這份心情中那一點點憤怒的成分。哦,我竟然傷害了三個我一直都非常喜歡的女性,文妍、如嫣還有寶青老師啊。我第一次覺得自己竟然是那麼的可惡,心靈竟然是那麼的骯髒。我在自我的救贖上竟然還耍起了小聰明,我竟然通過無休止的傷害 來得到對自己心靈的安慰。這到底算什麼啊。
文妍姐,請你憎恨我吧。雖然你曾一度因為我而傷心流淚,但其實真正有罪孽的人是我啊。
如嫣,你就不必怎麼我了吧~作為梅璿阿姨的心,我知道了!
還有就是寶青老師啊,我也不說什麼了,請您看我今後的表現吧。

這是個什麼樣的禮拜啊。。。好像把這一輩子的眼淚都流乾淨了啊。
哦,原來是窗外的雨已然停歇,明天應該是個晴天罷!

広告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